血樱焚

【酒茨】腐败

      夜晚的城市揭开了他美丽的画皮,露出他丑陋的原貌。一辆比一辆贵的车行驶在拥挤的马路上,霓虹灯投影在车窗上。五星级的酒店里,富豪们待着假面具谈笑风生,只为那一抹利益。

      竞拍场是富豪们消遣的地方,毕竟他们拥有名贵的丝绸衣服,刺眼奢华的宝石,高端天价的各类酒以及美食,不找点乐子怎么行?

      “诶,这次是什么好东西啊?”

       玻璃高脚杯里盛着名贵的「爱丽丝梦境」。

       “据说这次有个大货,价值不菲啊!”

  
       “呵,你每次都这样说,结果还不是普通的破烂玩意儿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听说了,好像是个活物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保不准某些畜生呢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闭嘴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 竞拍场的地下室里,昏暗又靡丽的灯光投射在玻璃杯上折射出寒冷的白光。酒吞晃着高脚杯里的名酒:「爱丽丝梦境」,靠在酒吧台上,眼光却望着竞拍台 。听说今天有个不同寻常的货物。

       「爱丽丝的梦境」是一杯奇怪的酒,她入口醇香,入喉火辣,待你仔细回味,便什么都没有。就是尝不出入口、喉的滋味,引诱你再去常上一口,再去感受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酒吞并不喜欢这种酒,不论它多么的昂贵,多么让人痴迷,他就是不喜欢。酒嘛,就该是直白的,不该有不属于他的神秘之类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个竞拍场是酒吞的一个朋友——青行灯开的,这个女人喜欢那些让人耗死脑细胞的神秘感,开这个竞拍场也是因为足够的乐趣以及来金量的速度之快。

         竞拍开始了,厚重的黑幔布被拉开,一件件展品暴露在富豪们的眼中,前面那些无可厚非的展品酒吞并不感兴趣,他在意的是那件据说很神秘的展品,然后,将它拿下。




    “现在,让我们拍卖这次的压轴拍品!!!——”




       主持人捏住拍品上厚重漆黑的布,使劲一拉。


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变异人!——茨木童子!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 一头不属于这个拍卖场的如白昼般的发,黑翳金眸盯着下面贪婪的富豪。害怕,恐惧,抗拒,愤怒,耻辱……。茨木童子是赤裸着的,半跪在铺着黑布的冰冷台上,头发垂到身前,堪堪挡住了敏感部位。右手已经残废,唯一完好的左手被绑在身后。白皙的皮肤,金瞳黑翳妖治美艳,白发遮挡之处更加引入遐想。必须要得到,必须!!!贪婪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,早在人类进化之时便存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百万!!!!!”






         突如其来的阿拉伯数字让拍卖会更加喧嚣,数字不断上升,估计青行灯又会大赚一笔。昂贵「爱丽丝梦境」静静的躺在高脚杯底,他们的主人正因为一个拍品而奔波抬价,他们的目光贪婪的注视着茨木。





        “九百万!”






        安静了,都安静了。不是没有更有钱的,只是他们比较聪明,思考斟琢了一番,觉得为这么个东西而花费这么大笔财产不值得。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九百万一次!九百万两次!”

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声音通过麦克风不断变大,刺着离声音不过半米的茨木,但他无心管这些,他惊恐的看着即将要拍下他的人,浑身颤栗。真是恐怖!这张脸是怎么长出来的啊!肥头大耳,污头垢面,嘴角一颗大大的坞子,眼睛小的可怜,现在里面闪着贪婪的光。他大腹便便,猥琐的向他露出一口大黄牙。哦!他还是个侏奴!天啊!!!!谁都好,来解救他吧!!!!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九百万第三……”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完了,彻底完了。身为拍品的他自然知道被拍卖走后自己的下场以及义务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一亿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黑夜的边缘出现一丝光亮紧接着便蔓延天际,留下五彩朝霞。一丝光亮透过窗缝射进台阶,被陶瓷折射出来的的光照亮了一片天地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晚的统治结束,现在是白昼的主场,阳光的领地。

【酒茨】呐呐,来一场普通的恋爱吧!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※酒茨※




        ※ooc※




        ※虐和甜并存※
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※学生吞×学生茨※


        ※不歧视同性恋※













      大江山学院的各位都知道,大一的茨木是个残疾,他的右手是废的,提不起来,用不上力。有人问过他,你的手……是天生的吗?却只见他摇摇头,开口道:








      “不是哦,不过,我很庆幸他废了呢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 真奇怪,明明手都断了,不能动了,那么高兴干嘛?









       这个,或许只有酒吞知道了。那么就去问酒吞吧!





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哈?你问这个干嘛?本大爷怎么知道!!,!”







      终于在天台找到了抽烟的酒吞童子,刚问出口就得到了这样的回答。自知自己自讨没趣后远离了天台,酒吞童子就在后面继续抽烟,他的头发虽长但都被扎了起来,不存在漫画中的看不见表情,他在回忆和苦恼。


   

   
      要说茨木那条断臂,他还真知道,因为是因为他呀!







   
      那是候的酒吞还在读高中,是个不良,学习却不错,大错不在学校犯,小错不断。茨木依旧在他身旁。那时他还没弯,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——红叶。是那种老套的一见钟情,就像偶像剧一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 酒吞无意间看见了被混混围攻的红叶,本来不想插手,哪知这红叶异常冷静,临危不乱,用了几个普通的防身术就捕获了酒吞的一颗少年心,三拳两脚把混混们打个屁滚尿流。红叶道了谢转身就走了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留酒吞一个人在原地心慌意乱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然后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追叶战,情人节的巧克力,故意买的却说是朋友送的电影票,不偶然的“偶然”相遇,态度360度大转变等,小说里男主是如何追求女主的,酒吞就如何追求红叶,欲擒故纵也有,假装讨厌也有,傲娇的关心也有。可红叶就是不一样,她一点都不动心,情人节的巧克力被她以长胖为由拒绝了,电影票是没时间,偶遇就只是偶遇,看见了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最后终于受不了酒吞的连环攻击,红叶当这大家包括茨木的脸拒绝了酒吞。后来,酒吞就一蹶不振,天天喝酒搞事,有一回喝醉了,搞出了一件大事,他把人家混混帮的头头大伤了,还趾高气扬的指着他鼻子说:

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废物!”









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 这下人家小弟就不高兴了,你说你打就打吧,我们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,但你骂人就不对了啊!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狮子和老虎中,老虎的单打独斗胜过了狮子,但森林之王却是狮子,因为老虎如果单挑狮子的话,它有50%的几率可以赢,但狮子是一个整体,他们团结,强大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的酒吞无疑是那只挑衅了狮群的老虎,在狮群里的老虎没有胜算,即使你如何强大,你的体力依旧会消耗殆尽。酒吞酒醒了,他败了,他听见混混们说要卸了他的右手,然后,就算吵闹和混乱以及那个熟悉的厌烦了的声音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挚友!”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睁开朦胧的睡眼,紫罗兰的眼睛蒙上一层雾随即又清明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挚友怎的在这里睡着了?”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不小心而已,走吧!”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挚友!”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老虎再怎么孤僻,还是有伙伴,有朋友。酒吞晕倒的时候,茨木来了,他死命的护住了酒吞,他的右手被打断了,最后是混混头头开的口,放过了他们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说啊,茨木就是个傻子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再然后?酒吞放下了红叶,爱上了茨木,或许他爱的从来都是茨木,只是太笨,不知道。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……只能说,我尽力了,老虎与狮子那一段是我偶然想起在哪篇文章里看到了的。你们看看就好。

【酒茨】呐呐,来一场普通的恋爱吧!

  ※酒茨※

  ※ooc※

  ※或许会虐※

  ※学生吞×学生茨※

  ※私设同性恋正常※

  ※因为我没有酒茨,所以……将就点※




   开始!




    啊……今天也是平静的一天呢!

   “挚友!挚友!”

    啧,又来了,那个烦人的茨木。

    一听到那独属于他的称呼,酒吞不耐烦的抓了抓他酒红色的头发,邹着眉转过身就被一团白毛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 “茨木!你……”别这样突然冲过来了!

    “怎么了,挚友?”

     茨木抬起头来与酒吞平视,琉璃琥珀瞳清澈一片夹带这一点疑惑。挚友为什么说了一半不说了?

     “没什么,你快从本大爷身上下去!”

     酒吞恶狠狠的看着茨木,不满他一直挂在他的身上,用手推了几把,命令的开口。

     “好的,挚友”

      非常利落的松开了抱着挚友的手。

      于是他们并排一起走去食堂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的饭菜是辣味鸡腿,辣味藕,辣味胡萝卜以及白菜和清淡的藕汤。

      食堂很热闹,拥拥挤挤的都是清一色校服的学生。学校同学很多,食堂座位不够,可就是在不够,你也决不能坐在酒吞和茨木的旁边,你要是想做也可以。

      第一:   你要不怕酒吞的眼神杀,毒舌。了,以及他的逆天攻击力。

      第二:   你可能会得罪全体腐女。

      第三:   如果以上两点都做到了的……并没有什么用!因为你可能会吃到一大波狗粮!

      第四:你忍心去打扰他们吗?

      “喂,茨木,你在干嘛?为什么不吃?”

       看吧看吧,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挚友,我,我,我吃不了辣的!”

        哦,忘了说了,酒吞不在学校吃,因为他觉得学校的饭食太难吃了,就自己带便当。酒吞的便当当然好吃!章鱼丸子,煎蛋,鱼肉,蔬菜以及饭后甜点——苹果派。但自从酒茨恋爱后,酒吞就天天陪茨木来这里吃饭,据某叉所暴露,酒吞的便当和好像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啧!麻烦死了!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将茨木的饭盘扔到一旁,讲自己的便当推到了茨木和自己的中间,二郎腿一翘,手往胸前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快吃!别浪费本大爷时间!”

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挚友!果然挚友对我最好了!”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哈?你问酒吞为什么不凑过去一起吃?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挚友!挚友尝尝这个!好好吃!还有这个!挚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别光顾着本大爷!快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用我说了吧……有茨木在,酒吞更本不用动手,张嘴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午饭也是狗粮味的呢……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   说实话,我们学校的菜不差,肉不差,可是!为什么都是辣味的?

凋零【酒茨】

    类似于花吐症,这种病,就像花开花落花谢一样,暗恋之人没有在花谢之时互表心意 ,互相接吻的话,其中爱的更为惨的一位就会默默死去,死去之时,身旁会开满一种花,每一个人的花都不一样。

   接吻必须另一方也爱着自己。
  
    花还是有不同品种的,还能活的时辰取决于花的花期。

(๑•̀ㅂ•́)و✧没意见就开始吧!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 当一月来临之际,覆盖了一整个冬日的皑皑白雪都逐渐消融,在秋季被埋下的野草籽经过了一整个冬日的沉睡,受到雪水的滋润,开始了他们漫长有短暂的一生;大江山的树也开始解冻,除了四季长青的松,其他的树都因为要熬过寒冰的冬而落了满地黄叶;冬眠的动物也试探着走出温暖的巢穴,享受着春日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 寂静了一整个冬日的大江山,又开始活跃起来。

    除了那连冬日也不的消停的茨木童子。

   
   “咚咚咚——茨木大人在吗?”

    “谁?”

    没有任何异样的声音,紧接着那扇木门便被他的主人打开了。门口的小妖还没反应过来,茨木就开口了:

    “有何事?”

    声音有着一丝懒倦,仿佛是刚睡醒的样子;茨木也确确实实是刚睡醒,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就来开门。

     “啊……是,是,是鬼王大人,他又醉倒在枫叶林了。”

      小妖支吾着回答,相处数百年,他们都熟知这位大人的性格,只要一说到鬼王酒吞,他就会特别的亢奋,但都止步于枫叶林。

     “什么!挚友他……罢了,等会我回去带吾友回来的,汝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 诶?今天是怎么回事?茨木大人怎么这么冷静?但也不敢多想,得了令便就跑了,他今天还约了天邪鬼青玩呢!

      待小妖走远,茨木便关回了房门,穿上那一套沉甸甸的铠甲,快步走向枫叶林;初春的草未长深,但生命力只顽强不屈让他们也在短短几天内没过马蹄;树上有几只黄莺在争夺好的位置享受那日光;茨木走的不快不慢,刚好无法好好享受这一番初春的景象。

      到了枫叶林。别处都是嫩叶才出新芽来,燕子衔泥筑巢景,这里却是一副红叶飘洒之美景。茨木却在外围停住了脚步,将巨大的鬼手抬起,放在半空中,自掌下凭空出现水波的涟漪,向四周散开,消失无际。

   “不愧是挚友啊……”

    不愧是挚友啊……制造出如此厉害的结界,是早就知道吾会来么?真是明擦秋豪啊!不愧是大江山的王!站住鬼族顶端的男人!

    将手收回,嘴角无意间的勾起一抹苦味儿的笑,看着结界里面那直通枫叶林中心的泥土小路,似是能看到他一般,承诺一般:

    “挚友放心,吾绝对不会违背汝的旨意,吾马上走,汝不要待的太久,少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 絮叨的差不多了,茨木就原路返回,这次走的慢了些,磨蹭了好一会儿,结界依然在哪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
      呵……茨木童子,你,还在期翼些什么啊……他是你的王,怎会因为自己一番话,就……罢了,会吧……

      回归了来时的速度,随着铃铛的幽幽清音,消失在落日的余晖中。不知不觉,到了日暮时分呢。

      茨木变了,他依旧每天跑上跑下,忙着忙那,明明和以前一样,可,又不一样。他不再聒噪了,忙完了就坐在那,呆呆的看日落西山,墨水浸透天空,繁星破碎洒满天斗。

      其实,茨木他从一月开始,就觉擦到了自己的不对劲,力量一天比一天少,倦意一时比一时浓,他以为自己病了,问了萤草,他说没事,问了桃花樱花花鸟卷,也是一样的答案,到问惠比寿时,终于有了一点头绪。

      “茨木大人,你这病,老朽恐怕无能为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惠比寿晃了晃他的鲤鱼旗,捏着他的山羊胡说到:

        “茨木大人,这病需让自己心爱之人的一个包含爱意的吻方可治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吾……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茨木喜欢酒吞,这是大江山上所有妖都知晓的事了,茨木也只是在别人的提点下才明了心意,可当自己知晓后,却也一直没有告白,对旁人,他是这样说的:

    “挚友日理万机,哪有时间谈些劳什子的恋爱?”

     日理万机?那个醉鬼?茨木大人,说谎也说个可信度高的吧!

     “茨木,你,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 青灯行坐在琉璃灯杆上,用那一双清幽瞳望着茨木,无意的问话随意得很。

      “吾说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茨木,你骗骗那些小妖可以,但是,在我面前,你最好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  青灯行是个喜欢故事的妖怪,他一共有一千个故事,也许更多,但听的人从未活着听到过第一千个。她能一眼看出故事的真假,他只喜欢真实的,有趣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“吾……和他,只能是挚友。”

      说完了这句,青灯行也选择了沉默,纤纤素指握着粗糙的茶杯,半个时辰前到的茶已经凉了,茶叶全都沉淀到了杯底,放下茶杯,茶凉了,就不好喝了,失去了茶的清香苦涩。

      “罢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 青灯化为幽蓝蝶,不一会散开各自飘离,青灯行也不见踪影,她不打算管这档子事,即是随意一问,又怎可当真?

      “茨木大人!觉又打人了!!!”

       唤为萤草的小妖举着她大大的蒲公英跑来,茨木站起身,待小妖到达面前并告知实情,他便也匆匆离去,原地,只有一杯凉的茶和一抹小小的,不起眼的蓝色在哪伸长。

       一转眼,四月了,茨木的身体愈来愈糟,但他依旧每天在大江山上跑来跑去,处理大大小小的事物,还总是装出一副无恙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 四月末,茨木就不再出门了,家里也找不到他。小妖们急了,他们的茨木大人,那么温柔,可靠,强大的茨木大人呢?!就在这时,酒吞回来了。

      他是被一耳光扇回来的。

      枫叶林内——

      “红叶本大爷喜欢你,那个安倍晴明有什么好的?!”

       酒吞又告白了,对那个鬼女红叶。

      “说了多少次了!我不喜欢你!酒吞我看你也不是真的喜欢我!”

       鬼女红叶终于不耐烦了,什么吗,根本就不喜欢她,还天天在这里骚扰她!天天就知道喝酒,还喝完了什么都忘了!不然也不会把这美丽的枫叶林弄得乌烟瘴气,酒气熏天。

      “红叶你……本大爷都说了本大爷喜欢你!”

       真是个傻蛋!

       “……红叶你是不是还爱着那个安倍晴明!”

       “我都说过我已经放下晴明大人了!还有,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是爱还是一时的兴趣!!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本大爷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 清脆,悦耳的耳光声响起,枫叶林前一秒有多吵,这一刻就有多安静,除了鬼女红叶。

        “酒吞你个不开窍的给我听好了!你每次喝醉了都会茨木茨木的叫个不停,你每次喝酒看着我的眼神里都是那个茨木童子的影子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每次茨木一来,你就高兴的跟个什么似的,偏偏你他妈的还不自觉!欺负单身狗有意思吗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听好了!老娘只说一遍!你他妈爱,上,了,茨,木,童,子!!!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次是彻底的安静了,红叶因为一口气说太多还在忙着呼吸新鲜空气,酒吞本来是被红叶一巴掌扇的懵了的,现在更懵了,不,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,喜欢茨木?怎么可能!那个白毛傻里傻气的,每次一看见他就更傻了,还天天聒噪个没完!酒量也不好,一杯到,每次喝完酒都是他把他送回去的。但头发看起来毛茸茸的,还有一福较好面貌,如果忽略掉那一身戾气的话,确实是个美人。那家伙也挺强的,还每天不知羞耻的喊着要他支配他,他恐怕连支配的意思都不懂吧!明明是个大妖,却喜欢一些人间烟火之物,特别是那面条!不对,他为什么要记得这些啊!

        好吧,更懵了,其实很简单,酒吞爱上了他的鬼将茨木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他终于弄懂了之后,立马就准备表白,拍拍屁股回了大江山,一边想着要如何说才能霸气侧漏而又不是浪漫,想着想着,就到了大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 可谁能告诉他,他一回来茨木就不见了是怎么回事!!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酒吞大人,酒吞大人,茨木大人不见了,哪里都找不到他,怎么办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想一想,茨木平常都去那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难的的好脾气,耐心的问在哪里快要急得哭出来的山兔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有觉打架的地方,灯笼鬼玩火自焚的草地,食梦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停!”这么多!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那些地方都找过来,只有……对了,桃花林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算了,本大爷一个人去,你们待在这。”本大爷还要告白呢,你们可不能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诶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当酒吞到达桃花林时,他的告白终是没有说出口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已经过了桃花盛开时的时节,一朵朵枯败的桃花失去了以往淡粉的浪漫色彩,变成树皮般的褐色,一大片一大片的衰落在地上,没有了桃的点缀,桃枝便被打回了丑陋的原形,在桃花林的中心处,那颗最古老的树也难逃一节,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桃以及抽出的点点嫩芽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茨木就躺在那颗树下,褐色的,没有营养的枯花零零碎碎的落在他的衣上,头上,角上。茨木的旁边开满了蓝色的,渺小的,不显眼的勿忘我以及手里的那一封被捏的有些邹折的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走了过来,茨木并没有起身,酒吞就当他睡着了,扯过了茨木手里的信,信被几个早晨的露水打湿又被出来的阳光晒干,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堪,但还是可以看出那几个足以让酒吞心动的字:

          挚友,吾很久以前就爱上了汝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可欣喜还未溢于言表,惊讶,震惊,不信,害怕就先到了一步。他来之时,未收敛妖气,为的就是好让茨木发现他,可他现在就在他的面前,就算再怎么睡死,也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就站在那,他与茨木不过一个弯腰的距离,可他不敢,他害怕,以往那无所畏惧的酒吞也终是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阵狂风猛然来袭,将勿忘我吹的东倒西歪,茨木也到了下去,最后的几片桃花也随着酒吞的心一起掉落。

         茨木被刮到了,他的眼是紧闭的,没有一丝妖力,眼窝下有两道血痕,妖没有泪,于是,血便代替了泪;妖的妖力相当于生命,没了,就代表他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不信,他执拗的认为茨木只是睡了而已,将他抱在怀里,把头放在茨木肩上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 “茨木,还睡啊……起来了,本大爷有话要对你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茨木,你身旁这些花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   “茨木,你好像瘦了啊?”

       “茨木,快起来啊,都说了本大爷有话要更你说了,快起来,我们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茨木,你还不醒啊,那本大爷现在告诉你吧,只告诉一次!”

        “算了,再等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〖茨木,本大爷爱你。〗

        妾无法再等候君,留下勿忘留相思。

       勿忘我:请你不要忘记我。

  

     

就发个牢骚

为什么啊!!!刚开始玩的时候就算不欧,也不非啊!至少我还有酒吞啊!一个更新,全没了!全!没!了!好,我就当我运气不好,再来一次,来了个傀儡师,没关系,至少是个sr……可今天一更新!又没了!又没了!就算我用的是电脑,也不用这样对我吧!!!!!!!

一见不钟情

    

     #本文是酒茨,可能前面有点酒红#

    酒吞,拥有一头烈焰似火的冲天菊花头,风流威严的紫色罗兰眼,薄唇总是微微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,他是一名强大的天乾,同时也是大江山的鬼王,他有一位鬼将——茨木童子,是一名地坤。

   “红叶……红叶……”

  
   路过的妖都知道这是鬼王大人的声音,他肯定又在枫叶林里醉生梦死了。枫叶林是鬼女红叶起舞之地,这里不受季节的影响,永远是燃烧似的红黄一片。

   
  “挚友,汝怎么又在这里喝醉了?汝可是鬼王,来吧!挚友,与吾一战吧!!!”

   不用说,这是鬼将茨木童子。

  
   “滚!本大爷的事何须你来管!滚!”

     
    “好吧,挚友也要尽快回去啊。”

     等等!剧本不对吧!茨木你真的走了??

    
     鬼王大人睁开了那双流转风情的紫罗兰眼,看着茨木白色的背影远去。

     
     今天的茨木有点不对劲。而且,空气中是什么味道?

     正午的枫叶林里,阳光想穿过枫叶的阻拦,想炙烤那片打地,却被锋利的叶沿切割开来,零零碎碎的掉在树根上;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温暖的味道,就像初春阳光下被晒的暖烘烘的嫩草一样,有着阳光的温暖,大自然的清新。

     酒吞天生的天乾品质告诉他,这是一位地坤发情的味道,只不过有一点不一样。在酒吞的认知里,地坤发情的味道都是甜腻的,或许很容易勾起欲火,但闻久了,也就腻了,这位却不一样,清新有温暖的气味就像无意中在勾引着别人却不自知;味道挥散不去,也不浓,就淡淡的一层,若有若无,更加让人向往。

     “沙沙沙——”

   
      酒吞站起了身,背着他的那个巨大的酒葫芦,往气味的源头讯去。一边走,一边想着拥有这么勾引的气味的地坤会是怎样一副面貌,只希望不要太丑就好。

    
      不知不觉间,就到了茨木的房外,刚到门口,气味就愈加浓烈,猛兽一般向酒吞袭来,好在他自制力不错,才不至于当场失态,那么,疑问来了,茨木……是地坤?

      推开木制的门,门轴与木头的摩擦发出“吱呀——”的声响,不免让酒吞感到烦躁,腹中的邪火燃烧的更甚;走进里屋,断断续续的呻咛声进过空气流动的传播,清晰的在酒吞耳里响起,掀开里屋的帘子,压下声音里的欲望,假似不满的开口:

     “喂,茨木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茨木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,试图用地板的无温度来降低自己身体莫名的燥热,衣服已近被他扯的差不多了,剩下一件薄薄的里衣半退半裹在身上;常年都披盔戴甲使得皮肤不见阳光变得白皙,因为燥热而染上了情欲的粉红,平常毛茸茸的白发进过汗水的浸透贴在皮肤上,纵使被情欲冲昏了大半边理智,他依旧抬起头,努力的冲酒吞微笑,想平常一样打招呼。

      “挚友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咔嚓!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〖好像有什么东西断了……〗

【罗生舞】

     “啊啊啊,真是烦死了,居然下起了雨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啊,今天可是酒吞大人的婚礼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真是的,婚礼还下雨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萤草举着她的蒲公英挡着雨,那是她的武器,不会被淋湿。觉也跟她一起躲在蒲公英下,踩着雨下的泥泞小路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

      “话说,茨木大人呢?”

      “不知道啊,今天应该会见到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唉……酒吞大人他也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到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  今天的觉异常安静,萤草也不似以前那般活力四射;到了,大江山鬼殿。以前种着樱树的地方已经换上了,被抛弃的樱树腐烂在一片草地上;门口也铺上了绣有枫叶边的红地毯;现在不是秋天,枫叶却红的金黄,一片片的飞扬起舞,用锋利的叶边撕开雨帘。这里的一切都是鬼王大人亲自布置的,可见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 雨停了,婚礼场所依旧干燥,鬼王大人用他的妖力烘干了这片喜庆之地。


    “阿拉~~恭喜啊,鬼王大人。”

   
     青衣女子斜躺在一只纤细的金属灯杆上,灯杆的末端挂着一只燃着幽蓝鬼火的琉璃纸的灯笼。

    “青灯行,今天是本大爷的大喜之日,本大爷可不想吵架。”

    “嘁。”

     青灯行也懒得理他,骑着她的琉璃灯四处观望,不一会,又飘了回来邹着她的眉头问酒吞。

     “茨木呢?”你不会让他去迎接红叶了吧!

      “哦,本大爷让他去接红叶了。”

      酒吞忙着迎接客人,匆忙的答了一句,随后又皱了皱他并不存在的眉头。

      “红叶不会出了什么事吧?茨木那家伙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看看,大江山的鬼王大人多么专情,就认定了茨木会伤了她的鬼后。下一秒,酒吞就背着她的酒葫芦去了枫叶林;青灯行奔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良好品质也尾随而去。

       被白骨所淹没的枫叶林,糜烂的气味浮在空中,让青灯行不禁捂住了鼻口;地上腐烂未烂的枫叶积成厚厚的一堆,因为刚才的一场雨,乱趴趴的黏在红黑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   “啊!!!!!!!!!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枫叶林的深处传来一声咆哮,酒吞他们有加紧了步伐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啊哈哈哈!!!茨木大人的妖力可真是雄厚呢~让人家变得更美了呢~~~~”

       鬼女红叶站在那,嘴角的血迹证明了她刚刚进行了一场捕猎,脸也变得更加红润,嘴唇也更加妖治 ,美丽的双目里是幸奋,痴狂;在她面前不足一米的地方,躺着茨木童子,长长的白刘海遮住了他那黑翳金眸,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。他无声无息的躺在那,安静的让人以为他只是睡了一觉,马上又会睁开眼,朝气蓬勃的喊着挚友。


       “不过呢,真没想到,你居然不还手,看来,是酒吞的命令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嗯,是的,是他的命令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呵,如果你还手,我可没机会吸干你的妖力,你也不会死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阵风从遥远寒冷的地方吹来,带来了一些尘土,飘到了酒吞的眼里,吹的他心凉凉的,他记得,茨木,很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!你怎么在这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谁在吵闹,打扰我去抱茨木了!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你来了,那就没办法了!你也去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哦,我记起来了,她吸收了茨木的妖力啊……那就,还回来吧!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!!!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真吵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脸上沾上了红叶的血,他欣赏这红叶脸上的痛苦,扭曲,看着妖力一丝丝的从她身上抽出,妖力是金色的,一根根金丝围绕着酒吞的手指进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无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松开手,鬼女红叶为落地变化成了粉末,茵茵白光升起,并不恐怖,是美丽的浪漫。太阳落山了,晚霞从天际边蔓延,虽然不服和实际,却实实在在的美的浪漫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茨木,你怎么了,你变得好凉啊……茨木,你还没睡醒吗?快起来了,你看,因为你,本大爷都杀了红叶了,可婚礼还要办的吧,你起来吧,本大爷娶你啊……茨木,你看,今天的晚霞很好看吧……你起来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晚霞过后,就是黑夜了。绿色的萤火虫一只只飘在茨木身上,不服和现况的梦幻。风撩起了茨木的厚白刘海,眼睛,还是没有睁开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茨木,你好漂亮啊……起来啊,叫我挚友。本大爷不会嫌你烦了,你要夸本大爷就夸吧,本大爷一定好好听着,你要喝酒的话,本大爷陪你,但你得起来啊……别睡啦,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睡啊……起来吧……茨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美丽的黑夜里,静谧的森林里。水滴滴落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悦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〖真是好故事,不过,不适合讲啊……〗

        

【酒茨】恶魔

不废话,直接。



酒吞童子是一位六翼天使,有这人一头嚣张火红的投放,一双紫罗兰智慧的眼,他的薄唇总是勾起一个弧度,不是笑,是嘲讽。他没有眉毛却依旧俊美,让许多女天使爱慕。





薄唇薄情,酒吞亦是如此,但薄情如他,却喜欢上了一位即将堕落的四翼天使——红叶。







可红叶喜欢上了除妖师——安倍晴明。







酒吞不服,他就天天喝酒,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。红叶喜欢跳舞,他就一边看着他跳一边喝酒,但不会醉,因为红叶不喜欢他醉酒的样子。后来红叶成为了晴明的守护天使,在晴明死的时候,随他而去。为此,酒吞彻底颓废了,整天喝酒。



再后来,他遇到了恶魔茨木童子,不愧是恶魔,长的真是蛊惑人心,茨木有着一头蓬蓬的及腰白发,许是从未打理过,毛毛躁躁的,但看起来很好揉。他的眼睛是黑底金瞳,总是亮晶晶的。茨木生活在地狱,不见光。皮肤很白,衬着脸上妖红的硬质的甲,无端的美。头上是两个树枝般的角。






他跟他打了一架,茨木输了,但却每一点颓败的样子,整天跟在酒吞身后,叫他挚友,知道他为了红叶而酩酊大醉时,苦口婆心的劝他,明明他是天使,他是恶魔,明明是死对头,他为了什么要这么劝他?而且,天使和恶魔又要打仗了。







打仗那天,酒吞没看见茨木,只当他是回去帮忙了,茨木也确实去忙了。






“还说什么要一直帮助我,还不是要与我敌对。”






战场,魔族输了,天使们把恶魔杀了个干干净净,连孩童都一刀分一为二。如果不是背后的沾血的白色羽翼,他们真是像恶魔。






茨木被发现了,当时的他正准备逃离战场,手里抱着两个恶魔的孩子,看起来是双胞胎。是酒吞发现了他,茨木依如既往的相信他,可等到酒吞把他引导天使法阵的时候,茨木瞪大了眼睛望着冷漠的酒吞 ,有不解,有不甘,但就是没有怨恨 ,不是不恨,只是他太相信酒吞了,他以为这是有理由的,他在骗自己,最后,茨木用了一只手臂的代价,逃脱了法阵。








逃离的那一刻,茨木扔给了他一个纸条,打开一看,是叫他去枫叶林的,枫叶林,红叶跳舞之地。











酒吞去了,不是因为他相信茨木,只是他每天都会去枫叶林,只是比茨木给他的时辰少了那么一分。








到了枫叶林,他看见了红叶,可并没有很欣喜,反而有点担忧,他的担忧印证了。








“茨木用它一半的力量和一只角的代价,讲我从孟婆那赎了回来。茨木呢?”








当他问起红叶怎么回来时,红叶给了他一个地雷式的答案,还抱怨了一句









“你晚了一分,不然就可以看到烟花了。茨木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再用法力把燃放时间弄得正好呢。”












最后,酒吞离开了枫叶林 ,开始寻找茨木,当然,他找到了,却又没找到。








眼前的茨木跪在在地上,身体弓着,保护着身下的孩子,头上的角断了一根,衣服铠甲都破破烂烂了。一只手撑着地面 以免砸下来弄伤孩子,茨木的眼睛是闭着的,也没有呼吸,探了探脉搏,茨木死了。











最后?酒吞撑起了地狱,堕落了。









其实茨木是堕天使,那个阵法他不可能不知道,但他很相信他的挚友,就算再死的那一刻,他也没有怨恨酒吞。






其实地狱的恶魔们没有做过坏事,因为茨木,他们的王不予许,但还是被天使杀干净了,因为,恶魔的力量来至于血和怨,他们没有杀过人,力量大幅度上升,天使靠世间一切美好,永远都有力量。恶魔这个称号,天使才是配拥有。














好了,完了。












可以算是一个脑洞,上面是简介,结局吗?看心情吧,可我好想be,怎么办?"(º Д º*)















【狗跳】等待(1)

#狗跳 #

#邪教#

#渣文笔#

#还有,这是狗跳,如果不能接受,你就别看,不准骂人#

#以上,能接受不?#


在一做森林里住这跳跳一族,一共三个人,跳跳哥哥,跳跳弟弟,跳跳妹妹。


他们有着青白的皮肤,猩红的眸子,一跳一跳的,身上缠满了绷带,他们是僵尸,但却有着不符合僵尸的天真烂漫。

跳跳哥哥是家里最年长的一个,他没天都要出去给弟弟妹妹找吃的,虽然他们没有了味觉,也感受不到饥饿,但他们都保持着人类的习惯。

今天跳跳哥哥去了一趟平安街,给妹妹买了她最爱的苹果糖,正一跳一跳的回家,天就黑了。

太阳退下了天空的舞台,带走了他的白色舞台,月亮登上了独属于他的泼墨舞台,静静慢慢起舞。

跳跳哥哥的夜视力很好,他跳过一条条小路,手里握着一跟苹果糖,头上的箭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。

“呜——”

跳跳哥哥停下了脚步。

笛声还在奏起,清澈,空明的笛音,回荡在漆黑的夜里。但在跳跳哥哥听来,明明那么好听的音乐,却多了一丝悲伤。

好好听啊,好想让弟弟妹妹听到啊,这么好听,是谁吹的呢?

跳跳哥哥小心的往前挪,生怕惊动了吹笛人,到达了笛声传来之地,他眯起眼,观察这那人。

吹笛人站在树枝上,侧对着月,俊美的侧颜沐浴在月光之下,宝石蓝的眼被长长的睫毛覆盖,薄唇抵在竹笛之上,修长的手指轻点着竹笛,那美妙的乐章便流露了出来。他身后一双漆黑的羽翼微微张开,好似下一秒就要蹋月离去。

跳跳哥哥认得那人,他是爱茗山的山主——大天狗大人。

这时月亮升到最高处,笛音也接近尾声,大天狗将竹笛从唇边取下,睁开了那双宝石蓝的眼,清澈,骄傲,强大,俊美,这个男人就是那不可亵渎的神明,让人觉得远远的观望便好 不再有任何幻想。

大天狗刷的一下张开了黑色羽翼,足间轻点,飞离了那粗壮的树枝,立在了月亮的中心,留下一片背影 便消失不见,留那黑色的羽毛在空中狂舞后又缓缓落下。

跳跳哥哥见他走了,便从草丛里起身欲离去。

“汝是何人?”

清澈,强大,威严。这是独属于大天狗的声音。










呼——总于写完了,有错别字的话我也没办法啦,还有,本人既没有大天狗也没有跳跳哥哥,只有两个跳跳弟弟,但哥哥和妹妹有碎片,哥哥有20个了,都乞讨拿来的。妹妹是偶然打到的。

还有,写文可以抽到妹妹吗?









花吐症【曦澄】

传言,江澄病了。但毕竟只是传言,也没有多少人信。你想想啊,一个昨天穿着一身基佬紫,还甩着手里那一把紫电扬言要打断忘羡夫夫的腿人,今天就病了,这比魏无羡不怕狗的可信度都低!!!!!

但云梦百姓不这么想啊,一大早听见江宗主病了,拖家带狗的来看望江澄,可江家门生不让进啊。(废话,那么多人!进来还不一定够!!!)那送礼总行了吧。

于是,老百姓们就翻箱倒柜把家里最好的药材,补品,小吃啥的都忘莲花坞搬 不知道的还以为江家改行当便利屋了。

江家管事江泞很苦恼,那么一大堆东西叫他往哪搬啊!!!!!问宗主吧。

江泞刚下这个决定,就有一江家门生过来了,一看到他,就喊

“管事大人!!!宗主病了,快叫医生啊!!!!”

江泞:……啥玩意儿?宗主病了!!!!

“你慢慢说,宗主好端端的怎么病了??”

可那门生不听,一把拽过江泞,就往药房跑。

江泞:mmp,小兔崽子你慢点啊!啊啊啊啊啊!!!

好不容易到了药房,那医生一听,一把拽过江泞就往宗主书房跑。

江泞:……ㅍ_ㅍ

到了宗主那,就看见他们家宗主正捂着嘴,面前还有一堆染了血的紫色花瓣,暗紫色的花衬着鲜红的血。

嗯……挺好看的。

江泞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。

“咳咳。”

那医生见宗主越来越黑的脸,忙咳了一声。江泞也反应了过来,也咳了一声化解尴尬。

“咳咳!!!呕!”

江澄突然咳了起来,不止咳出了血,还咳出了几片花瓣。

江泞:感情这是宗主你咳的啊!!!不过宗主你怎么会咳花瓣了?新设定?

不过医生的神色就有点怪了,江澄也发现了,看见医生紧锁的眉头,问

“医生知道这是什么病吗?”

医生点了点头。

那就好,知道是什么病就好办了。江澄想

“那医生快写方子吧。”

医生动都没动一次啊,他咽了一口唾沫,开口

“此病名为花吐症,因心悦一人已久而的病,除非得带心爱一人一吻,否则不久就会死。”

江澄:……

江泞:……

医生:……

“你们……先下去吧。”

江澄冲他们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可以滚了。江泞和医生面面相觑,就是没动一下。

江澄的脸又黑了,紫电也闪烁着微光。

“滚!否则打断你们的腿!!!!”

于是江泞他们就听话的滚了。出了门,江泞很奇怪

江泞:宗主喜欢上了那位仙子啊,再说了,喜欢就喜欢呗,宗主也不丑,就是脾气差了点,可也不会没人要啊,说不准那位仙子就喜欢宗主呢,生什么气啊??

越想越不明白,索性就不想。

江澄等江泞他们走后,又咳了几片花瓣,目测好像要比前几次的要多一些。他也懒得管了,脑子里想着医生的花。要心悦之人的一个吻,而且那人还得喜欢自己。

其实江澄知道这是花吐症,也知道如何能解,只是他还抱着一丝侥幸,因该还有别的方法。

可,就在刚才,这一丝侥幸也没了。

江澄走到窗边,窗外有一片莲花池,现在正值秋季,莲花早不见了踪影,就连那碧绿的莲叶也已枯黄,只留下灰黑色的泥土。

不好看,那就不看了。江澄收回了眼,他实在不知道他喜欢谁,可当他问自己时,脑子里总会出现那么一个身影。

那人穿着一身白衣,墨色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梳好,手上还握着一柄玉箫。其他的就很模糊了,但他知道那人长相不俗,废话,能被他江晚吟看上的人能难看吗?!

“咳咳咳!!呕!”

又吐出来一堆花瓣,紫色的花瓣和一滩猩红血。
窗外,干枯的黑色树枝努力的刺向灰白的天空,几只燕子飞向温暖的南方过冬,一阵阵风吹过,寒冷又刺骨。

今年的秋天,好像比往年的冷呢。